第三方登錄

第三方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PPP資訊 > 最新資訊 > 正文

《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發布,聚焦中國城鎮化的變化

中國社科院 568 2019年06月24日
分享到:

6月24日,中國社科院(财经院)与经济日报社在北京共同发布“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创新工程重大成果《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7:住房,关系国与家》”(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倪鹏飞作首席研究员,两岸四地城市竞争力专家共同携手,历时大半年时间联合完成。通过课题组的长期研究,按照指标最小化原则,报告构建了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宜居竞争力指数、可持续竞争力指数、宜商竞争力指数,对2018年中国两岸四地293个城市的综合经济竞争力和288个城市的宜居竞争力、可持续竞争力、宜商竞争力进行了研究。

2018年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十強依次是:深圳、香港、上海、廣州、北京、蘇州、南京、武漢、台北、東莞。與2017年相比,綜合經濟競爭力前3名沒有發生變化,4到10名變化相對明顯。具體來看,廣州、北京的經濟競爭力排名均上升1位,分別排在第4名和第5名,蘇州、南京繼續上升2位,依次排在第6名、第7名,東莞排在第10名,首次進入全國10強,天津則跌出10強。從10強城市的區域分布來看,整體分布格局與2017年基本一致,中部仍然只有武漢維持在10強城市中,除此之外的其它十強城市多分布在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和港澳台地區,且絕大多數城市位于都市圈內,其中長三角都市連綿區、珠三角都市連綿區各占據十強中的3席,其經濟競爭力整體領先優勢突出。從總體變化來看,東莞、無錫上升3位,沈陽、大連大幅下跌,分別下降了20位和36位,並且南北分化加劇、中西部崛起、東北持續衰落。

2018年宜居競爭力指數十強依次是:香港、無錫、杭州、南通、廣州、南京、澳門、深圳、甯波和鎮江。長三角地區有6市入選,分別是杭州、無錫、南通、南京、甯波和鎮江,珠三角地區有兩個城市入圍,分別是深圳和廣州,但與長三角相比,宜居競爭力略弱,港澳台地區中的香港和澳門分列第1和第7位,城市之間宜居競爭力得分差距較小,城市的階梯效應削弱。此外,香港、無錫、和深圳3市的排名在2015到2018年均在前10名之列,具有較強的穩定性。總體來看,城市宜居競爭力平均水平近幾年總體呈波動下降趨勢,至2017年達到最低點後,2018年有所回升,城市間的宜居競爭力差異2018年較2017年有所減小,宜居競爭力整體水平和差異走出谷底,空間分化態勢有所收斂,中北部都市圈中心城市的宜居競爭力有所上升。排名變化來看,二線城市如石家莊、唐山、太原、重慶、濟南的宜居競爭力上升幅度最大,分別上升45位、30位、28位、17位和11位,而中山、西安和長春的宜居競爭力大幅下降,分別降低了21位、27位和39位。

2018年可持續競爭力指數十強依次是:香港、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南京、澳門、成都、蘇州。與2017年相比,前7位城市排名未出現明顯變化,香港、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和南京的可持續競爭力仍保持在全國前列,具有較爲明顯的比較優勢;澳門重回第8位,中部城市武漢則跌出10強,蘇州進入全國可持續競爭力10強,西部中點城市成都上升1位,由2017年的第10名上升至第9名,成爲西部地區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唯一代表。此外,全國都市圈的可持續發展呈區域化集聚,長三角、珠三角的可持續發展水平走在全國前列,同時,首都、青島、廈門都市圈的可持續發展水平也較高。層級來看,太原、唐山的宜居競爭力分別大幅上升16位和14位,中山則大幅下跌18位。

2018年宜商競爭力指數十強依次是:香港、北京、上海、深圳、廣州、南京、杭州、天津、重慶和青島。香港和北京的宜商競爭力處于最高等級,遠遠領先前十名中的其它8個城市,上海的宜商競爭力則處于第二等級,遠低于香港和北京,而略高于深圳、廣州等城市,深圳、廣州、南京等城市處于第三等級,各城市宜商競爭力比較接近。從城市群角度來看,有3個城市位于粵港澳大灣區,3個城市位于長三角城市群,2個城市在京津唐城市群,1個城市在成渝城市,1個城市在山東半島城市群。從都市圈角度來看,宜商競爭力水平排名較高和排名較低的都市圈內部“雙子星”城市的宜商競爭力水平均較爲接近;排名居中都市圈中的首位城市和次位城市的宜商競爭力差異較大,這表明都市圈的發展模式先中心城市提升,隨後中心城市引領副中心城市提升,最後中心城市和副中心城市引領總體都市圈的提升。

研究發現,從城市社會發展看,中國進入城市風險的多發期。充分城市化的社會趨勢已經不可逆轉,未來十五年,中國城鎮化將持續增長,城鎮化的速度將繼續平穩下降,常住與戶籍人口城鎮化差距將不斷下降。特殊性的城鎮化帶來更加多發的城市風險。伴隨著城鎮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不斷發展,對就業和公共支出産生巨大的需求,但供給確卻有減少的風險,數以億計的半城鎮化的進城農民工與被城鎮化的“三無農市民”,如大量處于失業和半失業狀態,將引發嚴重的社會風險,大規模的城市建設和房地産炒作導致嚴重的債務風險、房地産和金融風險。城鎮化的多個“灰犀牛”正在走來,並且風險多發容易引起風險共振。因此,中國應當保持曆史耐心、堅持産業支撐的城鎮化思路不動搖、不斷改善營商環境促進制造業尤其服務業的發展和升級,促使蓬勃的智能+産業成爲化解各種風險的關鍵。

研究發現,從城市經濟發展看,中國處在邁向高收入國家的跨坎期。當前中國的轉型正處在“一腳門裏,一腳門外,重心在外”的狀態,雖然少數城市跨入高收入的門檻,但是多數城市距離門檻遙遠。城市轉型的擴散是國家轉型成功的途徑和希望。當前,中國已經出現了令人驚喜轉型擴散,局部擴散將支撐邁入高收入國家,未來十五年,中國將通過中心城市帶動的逐步實現局部到全面的升級。但人口、土地、外資、學習等紅利變化,城市轉型擴散面臨停滯的風險。中國應當運用市場化改革創造制度紅利、關鍵制度改革的激發人才紅利,進而再創其他紅利,以市場取向改革促進動力轉化和轉型擴散。

研究發現,從區域關系看,中國進入城市區域榮衰的博弈期。當前及未來一段時間,中國區域經濟正處在“南北分化”和“東中收斂”的博弈期,正處在衰退與繁榮犬牙交錯較量中,並且衰退區域似有不斷擴大的迹象。當前東部中心向中部已展示可喜擴展,中部崛起顯示出區域從集中聚集向局部擴散的積極轉變,未來中部成功轉型將堅實支撐中國區域全面轉型。但同時,南北分化加劇威脅區域轉型東中擴散的進程,北方衰退似有向南方全面蔓延的危險。爲此,中國應當實施“東中一體”戰略,以“東中一體”應對“南北分化”。通過促進中部地區持續崛起和繁榮、加快築牢中國高質量發展的長江防線,以及通過多個經濟區一體化戰略促使區域經濟跳出全面衰退的危險期。

研究發現,從城鄉關系看,中國進入城鄉一體的轉折期。當前,中國城鄉關系正經曆可喜的漸變而趨向突變,中國的城鄉矛盾已經跨越了極化的拐點,但城鄉一體還遠未實現,各地城鄉關系差異很大,城鄉一體化趨勢將不可逆轉,未來十五年中國從城鄉分割到城鄉一體轉折勢必發生。多重兩難選擇可能讓“三農”問題惡化,城鄉一體存在多重兩難選擇。鄉村衰敗是城鄉一體的最大風險。爲此,中國應當促使“農業工業化”、“農村城市化”、“農民市民化”,通過當地“村市化”戰略推動“三農”現代化,確保城鄉一體的核心目標。

研究發現,從城市結構看,中國處在城市形態演化的定型期。當前,中心城區外溢給更大城市區域發展帶來希望,空間擴散的城市形態正帶動更大的區域走向繁榮。未來十五年,中國城市形態將經曆從都市圈主導即中心城區向都市圈擴散,到城市群主導即都市圈向城市群擴散,並通過都市帶及都市網,即群與群之間的蔓延和鏈接而逐步定型。公共資源錯配有導致大城市與小城鎮、中心城區與周邊城鎮的分化和雙輸怪圈的風險。因此,中國應當以公共産品的空間布局優化促成城市共贏新形態。順應城市發展規律,充分發揮市場決定作用和政府巧作用,優化公共産品的空間布局,構建群網化城市形態體系,有序建設“一五十百千萬”的格局即:一網10個國家中心城市、100個區域中心城市,加快推進一網、五帶、十群、百圈、千城、萬鎮的多中心、群網化城市體系。

主題報告認爲,房地産與經濟增長的影響存在倒U關系。房地産對經濟增長同時存在正向的拉動效應與負向的擠出效應,當房價水平較低時,房地産對經濟增長的正向拉動效應超過負向擠出效應,而當房價水平過高時,負向擠出效應將超過正向拉動效應。經驗研究發現:當房價收入比超過9:1後,房地産對經濟增長將得不償失。按照2018年中國商品房平均銷售價格來計算,2018年中國房價收入比爲9.3。這意味著:盡管2018年表面上中國房地産投資對經濟增長有0.7百分點的帶動貢獻,但是其擠出效應已大于帶動效應,2018年中國房地産對經濟淨貢獻出現了由正轉負的拐點。而北京、上海、廣州與深圳等一線城市與廈門、福州、杭州、珠海、天津等大部分二線城市房價收入比都已經超過9這一臨界點。爲此,對于房價收入比過高的城市,在保持房地産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將房價收入比保持在合理區間內的同時,切實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讓收入跑贏房價。

主題報告認爲,房地産與經濟結構影響普遍存在倒U關系。近年來中國制造業出現了持續的“脫實入虛”現象:一方面,社會資金和銀行貸款中相當一部分流入了房地産行業,2018年末人民幣房地産貸款增量占同期各項貸款增量的39.9%。另一方面,2018年以來,制造業企業面投資房地産愈演愈烈,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A股3600多家上市公司中,共有172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資性房地産。理論上,房地産尤其房價影響經濟結構變化,微觀機制上主要通過配置和篩選效應的作用機制實現。總體上,當房價過低時,低端産業能夠生存,企業沒有壓力升級和轉移,當房價處在較高但仍合理水平時,企業被迫升級或者轉移,當房價過高時,一方面,企業沒有能力升級,另一方面,因爲房地産業利潤豐厚而轉向房地産,總之,城市房價與城市産業升級存在“倒U型”曲線關系。

主題報告認爲,房地産對經濟風險的影響是雙重的和動態變化的。房地産及衍生風險主要有三:房地産市場風險、房地産金融風險和房地産財政風險。實證研究顯示:中國房地産市場存在結構性的價格和數量泡沫風險,一二線城市的價格泡沫大,四五線城市的數量泡沫大,且最近有反彈的苗頭;房地産金融風險雖總體可控但在快速積累。房價對企業流動性風險存在雙重影響,部分省份存在較大的企業流動性風險。金融風險具有空間傳染效應,部分省份存在較大金融風險;房地産發展與地方財政風險具有雙重關系且動態變化,即房地産發展可能是財政安全的保障,也有可能是財政風險的來源。情景模擬顯示:若立即結束土地財政和土地融資,地方政府收支因現立即的缺口帶來風險。若堅持目前的土地財政和土地融資,地方政府未來收支因現更大缺口將帶來更大隱患。爲此,要積極穩妥地讓土地財政和土地融資逐步退出,加快推出房地産稅,探索市政債券融資。

主题报告认为,住房保障极大的改善了民生福祉。创新探索住房保障途径:党的18大以来,探索多种住房保障的有效途径:通过公共财政及开发性金融、PPP、PSL等解决了保障房融资问题。通过共有产权房制度的发展满足先租后售、先买部分产权后租、先买后住等多元化需求。通过“公廉并轨”运行,试点开展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构建租购并举的住房保障制度体系;住房保障使 1.5亿低收入城镇居民的住房得到解决,大规模的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也促进经济平稳发展。未来应当把农民工、新市民的住房支持和住房保障应该成为惠及民生的重点,应鼓励各地积极探索各类优秀人才住房困难问题的解决模式、方法和措施,解决人才安居乐业的住房民生问题。

這份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報告是中國城市競爭力課題組的第17次年度報告。利用指標體系和客觀數據,報告詳細評價了中國兩岸四地293個城市的綜合經濟競爭力和288個城市的宜居競爭力、可持續競爭力、宜商競爭力狀況。報告從整體上衡量中國城市競爭力發展格局,以及有關方面距離理想狀態的差距。報告對各級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部門、國內外企業、有關研究機構、社會公衆具有重要的決策參考意義和研究借鑒價值。

發布人:焦家成
收藏0 點贊0
分享到:
發布評論

0/400

熱度排行

中国PPP服務平台
中国PPP服務平台
中国PPP服務平台
淘宝彩票合法吗 淘宝彩票正规吗 淘宝彩票代理 淘宝彩票注册送 淘宝彩票app下载 淘宝彩票怎么提现 淘宝彩票靠谱吗 淘宝彩票是真的吗 淘宝彩票代理 淘宝彩票破解 淘宝彩票公式 淘宝彩票怎么下载 淘宝彩票数据分析 淘宝彩票信誉怎么样 淘宝彩票送彩金 淘宝彩票开户 淘宝彩票技巧 淘宝彩票客户端 淘宝彩票预测 淘宝彩票软件 淘宝彩票分析 淘宝彩票开奖结果 淘宝彩票邀请码 淘宝彩票下载 淘宝彩票计划 淘宝彩票网址 淘宝彩票双色球 淘宝彩票双色球官网 淘宝彩票可靠吗